【暴風太陽】欠你一次。

舊文搬移〜〜〜〜〜〜〜
好久沒看到留言好開心(唉)....
本家這邊都空空的沒半點生命跡象....
只剩LOFTER還有點回應....雖然多半是我的問題(很不擅長跟人家聊天)
不過在我的小小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能有多點人給我鼓勵的(掩面)
有回應的人我都都會很用心去看!
我會建造自己的小小王國,在裡頭擺滿我喜歡的文字與圖畫,歡迎你們來跟我一起遊玩。
────────────────────────────────────────────────
一疊的公文資料,鋪滿了整張桌面,也把正埋首工作的人影整個蓋住,高度直達天花板。

已經三天六小時二十五分三十二秒沒闔過眼睛,但紀錄仍持續再增加,希歐批改完眼前的公文,他深深的覺得自己其實已經到光明神前走過一回,只不過他老人家知道除了他以外沒有什麼人在幫他處理公文……聖殿可能因此營運不下去,信徒全部跑光,斷了香火,才不收回他這條小命。

「哀~」嘆了一口氣,認命的站起身搬起批改完畢的公文,準備把他們移動帶太陽房裡,給他拿去交差用。

***

「太陽,太陽你在嗎?」希歐站在格里西亞的房門前,敲了又敲,卻不見回應「不在嗎?」疑惑的轉轉看門把,原以為應該轉不開,沒想到卻被輕易的轉開了……

「太陽?」拉開門,踏入房間內,一陣香味直撲鼻而來,皺皺眉,有點嗆鼻,一定是太陽不再調面膜的原料了……眼睛向旁邊掃去,果然沒錯,一瓶瓶的精油就擺在桌上,不知這次又會調出什麼顏色。

嘩啦嘩啦!從浴室裡傳出一陣陣水聲,希歐眉頭又皺得更深了,格里西亞這傢伙,洗澡怎麼不鎖門呢?雖然應該也沒有人敢像他這樣突然闖入啦!

走進放滿瓶瓶罐罐的桌子,希歐把改好的文件放了上去,轉身,打算悄悄的離開「疑?死...死喔,你怎麼會在這?」才剛轉身,太陽驚訝的聲音由背後響起。

「誰是死喔?」聽到這種欠扁的稱呼,希歐想也不想的就轉身回去,看到的卻是……

「格里希亞,你怎麼沒穿衣服?」

「這是我房間,而且我才剛洗好澡當然沒穿衣服。」靠在浴室的門板上,格里西亞感到好笑的挑起了一邊眉毛。

「對、對喔!」剛講完就覺得不對,希歐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吶!你怎麼會在這?」離開門板,格里西亞走到希歐身邊,長髮隨意的盤在頭上,幾條金色透明的髮絲垂下,臉頰上的水滴也順著肌膚線條,滑下風情無限嫵媚。

「來這邊把公文交給你……」一想到那堆好似永遠改不完的公文,希歐厭惡的翻了翻白眼,下意識的遠離了格里希亞幾步。

「批改完了?」看向桌面上,堆疊整齊的文件,再看看希歐眼睛底下那層足以跟貓熊比擬的黑眼圈,格里希亞頓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麻煩希歐了呢?

看他那兩個眼圈,似乎是已經好天沒睡了,「暴風…你幾天沒闔眼了…?」怯怯的問,因為感到愧疚,所以不太敢再亂開玩笑。

「三天。」四捨五入過後,希歐給了一個數字。

「辛苦你了……」點點頭,格里西亞眼神飄移,看走看右就是不敢看向希歐,如果是自己三天沒睡…那絕對不可能。

「格里西亞……」

「幹、幹嘛?」希歐突然出聲喚他,格里西亞回過神來,對上了眼睛。

「去把衣服穿上!」希歐直視著格里西亞,開口,低沉的聲音透露出他這幾天來的疲憊。

「喔!」順著視線往下,格里西亞忘了現在他還只圍著一條浴巾,白皙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水分已經完全蒸發,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難怪我覺得有點冷……」抓抓頭,半裸的人還是沒有想動的跡象……

「快去穿衣服免得感冒,還有…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等等……」看見暴風欲走出房間,格里西亞趕忙出聲喚住他……

「?」

「你還剩多少公文要改?」

「還有一堆,太陽,我跟你說……你休想……」一聽到太陽問的問題,希歐第一個反應就是直覺性的先拒絕,都已,經三天沒闔眼了,神經病才會再去接下一堆工作來虐待自己,又不是刃金才不會去喜歡SM那一招。

「不是啦!…」不等希歐說完,格里西亞連忙澄清「我是想說...讓我來幫你改吧!」要不是那麼過意不去,才不會幫忙呢!

格里西亞想著,但他似乎是忘了他就是害暴風有一堆工作要做而不能睡覺的元兇。

「你要幫我改?」狐疑的瞇起眼睛,什麼時候格里西亞變的那麼有責任心了?

「懷疑啊?」有點惱羞的哼了哼…格里西亞不太高興的看著希歐,…真是的,好心一次也要被這樣直疑,平常真是做人太失敗了……

「沒有……」沉默下,再次開口:「怎麼會突然看那麼開,說要幫我改公文?」

「沒有啊…啊就突然良心發現,不想欠你那麼多次……」嘟起嘴,太陽把臉轉向一邊。

「喔!你欠我的真的很多次呢!」從還是候補騎士開始就已經欠下一堆人情債了吧?「你想用這種方式償還我?」想到這裡,暴風低低的笑了……

「不然你想要我用哪一種方式償還呢?」聽著希歐的笑聲,格里西亞又有哪根筋不對了?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嗯……」

「嗯?」慢慢靠近低頭思考的希歐,格里西亞提高了問句的尾音。

「我看不好就…哇…」一抬頭便看到格里西亞的臉近在咫尺…然後…

「用這種方式償還好不好?」粉嫩的粉色唇瓣離開希歐的臉頰,格里西亞笑嘻嘻的說……

「你……」看著眼前人兒的笑靨,希歐為怒……開這種玩笑是吧!

「哈哈哈…不要太認真是跟你開…哇!暴風你做什麼?」話還沒說完,接著便是一陣尖叫……

「跟你索取報酬」說完,雙手捧住格里西亞的雙頰,吻上。

「嗚…嗯嗯、放開…嗚…偶…」死命的掙扎,暴風你太認真啦!就跟你說只是玩笑…嗚…該死!老子現在沒有這個意思啦!

「乖一點。」緊摟住格里西亞扭動的腰,希歐的唇抵在那已經略顯紅腫的唇上低語……

「乖你的頭!!」格里西亞就像是一隻炸了毛的小貓,等希歐的唇一離開自己,馬上反咬而上,彷彿想把對方的嘴咬掉似的。

「嗚…嗯嗯…」濡沫交換的水漬聲回響在室內,惹的人害羞不已。

「格里西亞……」停止啃咬後,希歐的唇緊靠在格里西亞的耳邊輕喚他的名子,灼熱的氣息噴在脖子的敏感處,引的格里西亞一陣輕顫。

「嗚…」你…你還想幹嘛?雖然被吻的意亂情迷,但格里西亞終究是回過神來,帶著一絲警戒的看著希歐。

「我…想要你。」說完便在次咬上那張微腫的紅唇。

室內,原本整齊放置在桌面上的文件與平平罐罐,倒的倒掉的掉,散布於一地,一名金髮碧眼的男子現在正處於令人害羞又尷尬的狀態,——被另一名藍髮碧眼的男子壓在身下。

「格里西亞……」低喃著格里西亞的名字,膜拜似的,從耳垂一路吻下至那白皙平坦的小腹,並試圖在上頭留下一些屬於自己的痕跡。

原本只是一個玩笑似的惡作劇,沒想到卻擦槍走火的變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嗚…」雖然還在爭扎,但力道已經變小,甚至可以說是欲拒還迎的狀態……

「格里西亞…我知道你也很想要…」抬起頭看著粉紅紅暈的人而,風暴低笑。

「幹,不要說出來……」欲望已經抬頭,格里西亞敞開白皙的大腿,主動的纏上暴風那結實的腰,「西亞……」撫上兩人挺立的肉契,讓他們互相摩擦,帶給對方快感。

「嗚…啊!!…」扭動著纖細的腰,感覺不夠,還不夠…「暴…暴風…我要…」

「西亞……」欲望摩擦的越來越快,兩人都有著持續脹大的現象…

然後…

「嗚…」

「呃…」

大量的濁白色液體沾染在兩人腹部,暴風的重量也一股腦兒的壓在格里西亞身上。

靜了大約一分多鐘後……

「暴風…?我…」這樣就沒了?

是的!這樣就沒了……

聽著身上暴風傳來的均勻呼吸聲,格里西亞滿頭的黑線…他還沒滿足啊!

「算了。」撥開胸前藍髮男子的長髮,輕輕在額上印下一吻,「希歐…你欠我一次…。」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