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越蘭】才出虎口,又入狼窩!

就說給你們碼了肉文!

直白的肉!!!大口吃唄!!!

吃完記得給我一點回饋,不要連嘴都不擦就跑了!!!不然下次不碼肉了!!!

不過話先說前頭,人物崩壞注意!!!作者腦洞注意!!!CP潔癖請勿進入!!!

因為是三人行!!!越→蘭←蘇!!!三個P情節,都有進入!!!

看前三思而行!!!慎入慎入慎入!!!(非常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嗯……你當時是怎麼跟師兄說來著?」

「不要,我什麼都沒說……木頭臉你、你放開……」

當天方蘭生和陵越那時的對話他從襄鈴那聽到了……一五一十的轉述,絲毫沒有半句遺漏。

“大哥,你……”抱上去。

“等屠蘇回來,我就讓他把你分給我一半,好不好?”拍拍胸。

分一半陵越給他是沒什麼,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兄弟……但是方蘭生你講話歸講話,能不能不要動手動腳?好好說不行嗎,抱來抱去的成何體統?你是黏人精嗎?

抱了上去!抱了上去!拍拍胸拍拍胸……

百里屠蘇非常地不高興!

他才出門一下子,一回來就多了一個情敵是哪招?

「木頭臉,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放開他……一張俏臉爆紅,此刻的他正被壓在床上,雙手被反箝在身後。

「別動…不然不保證我會做出什麼事……」百里屠蘇雙眸暗下低聲地說,方蘭生現在這個姿勢,柔軟渾圓的臀部剛好頂在他的胯部,位置剛好分秒不差……

「唔……」

他們並不是情侶,卻是已經做過的那種關係……

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純粹是因為一場誤會,結束之後雙方說好就當作沒發生過,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後來卻又再一次的發生了……

接著一而再,再而三的,兩人砲友關係後來就這麼確定下來了……權當是生理發洩,往後變得兩人只要有需要就會去找對方。

只是方蘭生不知道百里屠蘇其實是喜歡的是自己的……

哦!不,也許他知道……只是並沒有給個明確的回答,而是就這樣一直拖著、放著,裝作不知道!

────他的內心還在掙扎著。

「唉!不可以……」原本還在掙扎的方蘭生一聽到百里屠屠蘇說的這一句,立刻得乖乖聽話靜止不動,因為他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他是真的會這樣做,並不是在開玩笑,不過也許是因為壓太久腦溢血,方蘭生那張紅唇接下來吐出的話又徹底地惹怒了對方:「陵越、陵越大哥還在……」

「……」一秒爆發!這可是他逼他的,百里屠蘇改變主意,現在要是陵越在這邊他也不準備饒過他了。



「嗯……唔……」放開他……身體的熱度在百里屠蘇蓄意撩撥下緩緩上升,百里屠蘇的手在方蘭生胸前徘徊。

「挺起來了呢!」他說著充滿著淫穢的語詞,刻意的隔著布料摩擦著那兩粒為凸的小點,感受懷中人的顫抖。

因為受不了刺激,所以想閃躲,何奈手還是被抓著,只能靠在百里屠蘇的身上無法動彈,溫熱的氣息輕吐在對方頸邊,蹭著他喘息。

豪不客氣地向下,靠著單手的技巧就把對方的褲子給扒掉丟到一旁,然後一掌撫上男人最為脆弱又敏感的地方……

方蘭生上揚的音調帶著微微哭聲:「啊……」

「我才剛準備開始而已呢!」貼上方蘭生耳朵,不疾不徐地說著。

順著線條往下,輕啄的方蘭生的耳朵、鬢角、臉頰,頸部……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持續上下柔弄得已經抬起頭的柱身,百里屠蘇滿意的在方蘭生身上種滿屬於自己的印記。

「屠蘇……不要,求你放過我……」

「晚了……」他越求他,只會讓他越獸性大發……

終於放開箝制他的手,百里屠蘇扳過方蘭生的頭與他接吻,伸出舌尖勾勒著方蘭生的舌逼迫著他與他一同翻攪,纏繞,直到方蘭生幾乎是要喘不上氣,才放開他,但嘴卻沒有離開,而是在伸出舌頭來回舔舐那艷紅的貓唇兒。

「你是我的,不可以逃……」霸氣的宣示著屬於自己的領地。

「不要……不……」不要這樣,不可以……嚶嚀的聲音像似在哭泣,他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位什麼百里屠蘇會突然在這個時間對他做這種事情?熱度往上攀升至最高點,方蘭生的性器背百里屠蘇緊握在手,瑟瑟發抖的樣子好不可憐。

惡趣味的以拇指按壓住鈴口:「先讓你去一次如何?」說完,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身體因為快感而抽搐,不能射精的快感也讓他的精神感到恍惚……

「哈、哈哈……唔!放開…放開……」從腳底板發麻到背脊,方蘭生把頭緊靠在百里屠蘇胸口,大腿卻無意識張開讓百里屠蘇更加方便動作。

「唔……嗯嗯…啊……」

最後難耐的抬起腰,在百里屠蘇手裡宣洩而出。

「很濃呢!」勾起嘴角,做了一個方蘭生想都不敢想的動作……百里屠蘇把沾有方蘭生白濁的手指放進嘴裡舔,還舔的一付很津津有味的樣子……

「髒……」天,簡直無法想像……方蘭生羞紅了一張臉。

「你的怎麼會髒呢!」百里屠蘇失笑,準備開始下一步動作。

就在這個時候────

有人推開門:「蘭生?」

百里屠蘇居然沒有鎖門!方蘭生腦裡頓時只閃過這個想法……尤其是看清楚來者是誰後,鐵青了一張臉。

「……」空氣整個凝結,陷入一陣沉默的低氣壓,陵越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看著自己的親弟弟與師弟正再行著苟且背德之事。

於是他張口大吼:「你們在做什麼?」

「做什麼?難道師兄你看不出來嗎?」別告訴他陵越從沒想過這種事情,百里屠蘇心中冷哼,從他見到方蘭生的第一眼就知道道他不懷好意,兄弟關係……他呸!

「哥……」方蘭生看起來是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眼角泛著淚咬著唇看著凌越,他和百里屠蘇就是這樣的一個關係,事實攤在眼前,賴也賴不掉……

「……」

「哥……」哽咽的喚著……陵越會不會因此就討厭他了呢?再度把他丟下一個人回去天墉……就像當初他們小時候那樣?

「蘭生……」此刻陵越的內心正天人交戰著,他說不出話來,百里屠蘇給他的眼神赤裸裸的就在對他說著,我知道你的心思,一樣的齷齪、骯髒……眼神掃過床上兩人,凌亂的被褥上沾滿著方蘭生的精液,凌越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因為他深怕只要看著方蘭生,就回如同百里屠蘇所說,暴露出他那壓抑在心底最深處的慾望……

他不想只是方蘭生的哥哥……

曾幾何時開始對他抱有了這樣的心思了呢?

也許是當你瘋狂尋找那個人……瘋狂思念著那個人的時候開始……

語噎,空氣十分疑重。

陵越那時候是故意的,多年沒接觸過弟弟的他雖然很開心方蘭生願意跟他相認,但他並不敢貿然的去擁抱,所以當知道方蘭生特別喜歡肢體碰觸後,他便藉機使用一些藉口去讓他自己來接觸他。

越是深入,便越放不開……等回過神來已經來不及了,他變得越來越不滿足於現況……

現下看著方蘭生的模樣,躺在百里屠蘇懷裡,半敞凌亂的衣襟露出泰半白個皙肌膚,因為剛剛高潮過呈現紛紅色,身上還沾滿著自己的乳白色精液,艷紅的唇還叫著他的名子陵越兩字。

這無疑對陵越來說是一種無聲的邀約……

「師兄,你不想要蘭生嗎?」

「哥………」方蘭生左右搖晃著腦袋,不敢置信地看著步步向他逼近的陵越:「哥……不……」下一秒,他的嘴就被堵上了。

陵越真的這麼做了,連他自己都不敢置信,但他真的做了……咬上方蘭生漂亮的唇瓣,用舌尖緩緩舔過,然後探入舉起他的舌頭強迫他與自己共舞,就跟百里屠蘇剛做的一樣,吻到他快沒氣才放過他,接著咬上他的喉結,那兒可是非常敏感的,方蘭生被陵越這麼一弄,快感直衝腦門,握在百里屠蘇手上的那話兒居然慢慢地有了抬頭的跡象。

「哦……師兄咬得你那麼舒服阿?」

「沒……才沒……啊……」不給回話的空間,趁著陵越搗弄方蘭生敏感的乳首時,百里屠蘇也沒閒著,開始往他身後的菊穴探去,緩慢的做起了事前的擴張動作。

「蘭生……」陵越一邊近乎虔誠地親吻著他的胸口,一邊揉捏著已經有些微腫的乳頭。

「啊……不不……」怎麼會這樣?方蘭生現在只能發出一個一個的單音,話都講不完整了,只知道拼命的搖頭,可是又抵擋不住來自前後左右竄起的快感,眼角已蓄著淚,隨時都可以滴落……

「蘭生……」百里屠蘇在手上塗抹上軟膏,現在方蘭生的菊穴經由他的開拓已經可以容納的進兩指,只要在一下子,到能插入三指的程度,他就可以放心不把方蘭生給弄傷了。

不管做幾次這個小地方永遠那樣溫熱、那樣的緊緻、那樣的柔軟……總是哪把他的碩大緊緊的吸住,想到這裡百里屠蘇就恨不得能把方蘭生按到身下,操的他大聲地哭出來,直到撕聲力竭,直到他再也哭不出任何聲音為止────

那是他的,是他的────任誰也搶不走。

「嗚……啊……哈 、哈……」前面的陰莖被陵越握著,後面的屁洞被百里屠蘇插著,雙重夾擊之下方蘭生終於忍不住哭出來了。

「啊!哭了……」

「哭了……」

看到他哭,兩人卻沒有疼惜的放輕或放下手中著動作,反而是更像引起了他們體內最深層的一面,目光變得更加熱切,完全無法再保持著冷靜,額上的汗水滴落,百里屠蘇在確認菊穴已經夠柔軟後,便二話不說的用自己的粗長上前抵住,準備一股作氣得直插到底。

「啊……木、木頭臉……」是他熟悉的形狀……

頂到深處後緩緩抽出,彷彿就是為百里屠蘇量身訂做,兩人的身性十分的契合,每一下都可以頂到他敏感的地方,為他的身體帶來陣陣快感,方蘭生顫抖著然後哭得更兇。

「嗯……」

「蘭生,不哭……」陵越才不會讓百里屠蘇獨美於前,他向前去與方蘭生接吻,把自己的大大越與他的小蘭蘭一起握著揉弄,互相摩擦帶來不一樣的高潮。

「嗚嗚……哈、哈……」

「嗯……」大口的喘著氣,然後與陵越一同釋放,噴了一身。

「嗯。」百里少俠這邊在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快速的抽插數十下,百里屠蘇也終於在方蘭生體內釋放了自己,這時的方蘭生早一累癱成一團,全身都沒了力氣。

結束了……才這麼想身體就被翻了過來然後落入另一個懷抱。

「蘭生,換我了……」屬於陵越的氣息噴吐在耳後。

可是…你、不是剛剛才跟我一起釋放過一次……怎麼……他的弟弟現在還是軟的,怎麼陵越的卻……

「我還沒嘗過蘭生的滋味,怎麼可以就這樣不行了?」陵越覺得好笑,看方蘭生的表情就可以知道這小腦袋瓜子裡想的是什麼,於是他回答了他。

「嗚……」

學著百里屠蘇,為了讓方蘭生的腰舒服點,他讓他靠在百里屠蘇身上,然後伸手將臀半左右拉開,百里屠蘇的灌注的東西從還在微微發顫的穴口滴落,沾黏到大腿上,看起來好不色情。

「好色……」

「不、不要看……」

「蘭生害羞了呢!」百里屠蘇說道,明明才剛做過,但只要一想到那是自己的東西,他好像又硬了。

「嗚……」感受的到陵越的昂揚在後穴口排回,方蘭生緊張的直起了腰,直覺性的就想逃,可是腰際現在被陵越緊箍住,前方又有百里屠蘇阻擋根本逃不掉,最後只能把臉埋在百里屠蘇頸邊,當個縮頭烏龜來逃避即將被另一個男人插入的現實。

「唔……好緊!」

「啊、啊……哈、哈……嗯……」

因為前面百里屠蘇的精液作為潤滑,陵越沒有遇到多大阻礙的就進去了,整根沒入,他吻了吻方蘭生拓紅的肩頸,當作是鼓勵。

抽出,再插入;抽出,再插入。

反覆的持續動作,進入了人類最古老的原始定律之中……

束著整齊的髮髻早已散開,像著了魔,百里屠蘇掬起方蘭生的頭髮親吻著他的髮尾,懷中人兒的視線以被淚水佔據,濕黏的性器蹭著床單,在陵越射出來之後,方蘭生已經幾近失神的狀態,胸前沾染著三人的體液,濕亮亮,讓人看了就想用力的疼愛。

「蘭生……?」

「蘭生,還聽得見嗎?」

想告訴他,他愛他……但是這似乎,要等他清醒了才行。

路,還長著呢!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