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舒服就說一聲。

這幾天沒更但我也沒偷懶(最好)

看,我這不就給你們送上肉來了~~~

張嘴吃肉!!!!

遊戲設定就不打峰宇TAG了!!!不過其實我是有點想著馬老師寫的

大寫OOC有,被操哭有,很髒很直白肉有,能接受在點入!!!

最近萌點越來越奇怪,各種東西都想試試,往後如果我產出了什麼,能接受在看吧!總之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謝謝。

留點評論或按個紅心,我會更有動力(合掌)

──────────────────────────────────────────────
「蘭生,舒服嗎?」

「蘭生,你那裡好緊,我只要像這樣輕輕的一頂,你那裡就咬的我好舒服,讓我感覺都想要射了。」

「蘭生,讓我射在你裡面好嗎?讓你體內滿滿的都是我的精子……」

「蘭……」

「哈……啊、哈哈……啊阿!死木頭你給我閉嘴!」

咬緊著雙唇,敞開大腿承受著來自百里屠蘇大力的撞擊,他怎麼就想不透了百里屠蘇到底哪來的羞恥力可以講出這麼多令人害羞的話?

方蘭生和百里屠蘇在平時個性是完全相反的,基本上百里屠蘇是完全不開口與人講話,只有方蘭生找他說話時他才會偶爾應個兩聲表示他有再聽,然後方蘭生自己講得很開心他才是多話的那一個,但是一但場景換到床上後,不知怎麼的兩個屬性就完全顛倒了。

百里屠蘇會操著滿口的淫言穢語,不斷的詢問身下被他壓著幹的方蘭生舒不舒服,被他幹的爽不爽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例如現在───

噘著屁股讓百里屠蘇卡在兩腿之間幹著他,方蘭生覺得自己現在的意識有些不清楚,可能是被操的時間太久了,而且他也已經高潮了好幾次,幾乎是全身沒力到連手臂都有些抬不起來的狀態,但是身上這傢伙卻還不放過他,粗紅的性器還炯炯有神的在他身下來回的進出著,彷彿不把他捅穿一個洞罷不甘休。

「哈、哈……慢點……」腸道傳來灼熱的快感,方蘭生凝視著眼前了黑髮男子,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接著嗚噎的求饒,汗珠與淚水從眼角滑落被百里屠蘇舔掉,嘗起來味道都一樣鹹。

「蘭生,蘭生……」每次用力的撞擊一下就喊一次方蘭生的名子,次次都撞擊到他的最深處,從兩人結合的部位擠出的透明色混著一絲絲鮮紅與濁白的液體,滴落後沾染了潔白的床單,完全就是赤裸的宣示著兩人現在正在做著什麼。

「百、百里屠蘇……啊…木頭臉、木頭臉……」

快感又開始逐步的堆疊起來,百里屠蘇先是用非常緩慢地速度把陰莖抽出來,再一口起氣的插入方蘭生的菊穴裡,磨人的感覺讓方蘭生腦袋還來不及反應,身體便忍不住先顫抖,揚起頭發出了一聲尖叫。

「蘭生,舒服嗎?」彎下腰低頭吻了吻方蘭生的額頭,內壁的收縮讓百里屠蘇抗拒不了深深的沉溺其中,在挺進的時候努力抗拒,又在離開的時候不捨的絞緊挽留,絞的他頭皮發麻。

「啊,啊……」

「蘭生,舒服嗎?」剛並沒有得到答案,百里屠蘇不死心地再問,抓緊了對方的腰,更加努力的快速衝刺。

「啊,啊……」舒不舒服?方蘭生此刻怎麼可能還想得到那麼多?在不停歇地一陣陣連續撞擊之中,從他嘴裡吐出來的話語早就轉化為一句句破碎的呻吟。

猛烈的攻勢之下,兩人的身下一片狼藉,溼答答又黏呼呼的。

「蘭生…蘭生……」像被魔魘般的不斷喚著對方的名子,百里屠蘇愛死了方蘭生被他操到到淚流滿面又不能自己的樣子,雖然他這樣很可憐,但是也就他這個模樣更能引發深埋在他體內的獸性,百里屠蘇更不為人知的一面……

「嗚……嗚……」因為承受不了所以眼淚流得更兇,方蘭生感受的到百里屠蘇就深埋在他體內,來回的進出摩擦,他幾乎可以感覺的到他柱身上青筋的分佈與形狀是多麼多兇悍。

同時百里屠蘇也在尋找著能使方蘭生更加興奮的那個點,他不斷地用他的龜頭向前頂著,然後不厭其煩地不停地詢問著同一句話:「蘭生,舒服嗎?」

「啊…哈、哈……你少說,少說一點話……哈哈……唔…」無自覺地扭動著腰,方蘭生睜著水潤的大眼朝著百里屠蘇一瞪。

與其說瞪……對百里屠蘇來說那比較像是誘惑……

在瘋狂的頂弄之後,終於方蘭生像是被一股電流電到一般的抖了好大一下,他忍不住的放聲尖叫,而這一聲尖叫也讓百里屠蘇明白自己找對了地方,立刻得全神貫注用盡全力朝著那一點猛烈攻擊。

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更加重了深度……

「啊啊啊啊……」

「蘭生,我愛你,我愛你。」把所有的聲音全部含進他的嘴裡,百里屠蘇滿足的舔吻著方蘭生早就紅腫不堪的雙唇,一雙黑眸充滿地對他的慾望以及愛意,滿滿的都是他方蘭生,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也只有他。

粉嫩的內壁隨著百里屠蘇的動作,被巨大的肉棒牽出又再被拉回去,方蘭生皺起眉頭被頂的覺得自己都要暈了,卻又在下一瞬間又被身體傳來的巨大快感拉回現實。

於是他忍不住的大聲哭了起來,但還是一一的被百里屠蘇給吞噬,變成了小小聲的悶哼聲在空氣中迴盪。

「舒服嗎?蘭生,舒服嗎?」

「嗚……啊!嗚嗚嗚………」好不容易被放開嘴巴,百里屠蘇不再像一隻狗一樣啃咬他,方蘭生卻又下一秒再度高潮了一次,而且這一次又是一樣只憑著後面的抽插就高潮。

「蘭生……回答我,舒服嗎?」用力撞擊著屁股,假如可以,百里屠蘇是恨不了連他身下的那兩顆囊袋也擠進去方蘭生的屁眼裡,一同享受著被緊緻包裹的快感。

掐著他著大腿,看著身下的人不停地搖頭哭喊,雖然可憐兮兮的模樣讓人心疼,但百里屠蘇知道他不會停下來,因為他還沒有聽到方蘭生的回答。

「蘭生……」

被頂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的方蘭生,在百里屠蘇這樣百來下的猛烈撞擊之下最後終於棄械投降:「舒、舒服……嗚嗚……好舒服……」體內的高熱跟無限的痙攣,讓他只能倒在百里屠蘇的懷裡,任由他抱著。

而聽到想聽的答案心滿意足的百里屠蘇這裡卻還沒完事,吻著方蘭生的髮、額、耳、頸……一路向下,在他身上留下數個屬於他的印記,下身仍然不斷劇烈摩擦頂撞著方蘭生柔嫩的腸壁,鋪天蓋地的快感隨著每一次進出折磨著方蘭生,在強力的搖晃下大聲哭喊。

「啊……啊……哈、哈……啊……」

「蘭生…蘭生,我的蘭生……我愛你……我愛你……」

不由自主的呼喚著對方的名子,持續了一段時間,最後在幾下重重的頂入之後,方蘭生感覺到一股滾燙的熱流衝進了自己的體內,他知道那是百里屠蘇留給他的。

「蘭生……」

「唔……」全身癱軟的瞇起眼睛,方蘭生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扯住百里屠蘇身後凌亂的辮子把他向下一拉,然後靠在他的耳邊輕吻:「我也愛你,我的木頭臉。」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