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不作死就不會死。

標題就跟我現在的狀態一樣....
又是一篇肉....
我是怎麼了最近腦動都是肉?好吧!無解XDDDD
等我寫夠了應該就會停了(合掌)

PWP注意!!!OOC注意!!!
前面一段是沒有肉的,不想看肉就停在那邊
要吃肉在往下點進去!!!(你們都知道在哪裡)
下收↓
──────────────────────────────────────────

有一句話叫〝不作死就不會死〞,最近老家居於琴川的方家小公子親身體悟了這個道理……

知道做什麼怎樣才能最快惹怒百里屠蘇嗎?

答案就是:『咬他。』

拍了拍對方堅硬的手臂肌肉,方蘭生豪不客氣的張大了嘴一口咬下。

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就是要咬你,看你還能拿我怎麼辦?

這是方蘭生最近發現最快跟百里屠蘇吵架的方法……當然這是要確保自己是在一個安全範圍的時候。

他們兩個是情侶,百里屠蘇對他總是愛管東管西的,不准他那個不准他這個,不准他吃辣的、不准他喝冰的……明明一開始交往的時候還不是這樣,交往後就完全表現出對他的佔有欲……

偶爾管管挺好,但常常管就令人受不了!

但他又不能拿百里屠蘇怎麼樣,惹他,各種意義上難過的還是他自己……那一根木頭面無表情,懶都懶得裡他,似乎連天他下來都不為所動,唯一可能讓他情緒有很大起伏的只有在他受傷的時候跟性事上了。

前者不可能,方蘭生不會故意讓自己受傷去讓百里屠蘇難過,那並沒有意義,而且這樣看百里屠蘇難過的表情,方蘭生自己也會心痛。

所以只有後者……但實行的機率非常的小小小小……比螞蟻還要小……

為了看他一個難耐的表情,賠上自己的老腰跟屁股,根本划不來好嗎!

所以……

終於在皇天不負苦心人的多方觀察下,方蘭生發現了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

百里屠蘇這個臉皮薄的死悶騷色狼,不會再大庭廣眾下對他出手!雖然回去會不會操得他死去活來、哭爹喊娘還不一定,但是起碼當下是安全的……

秉持著有問題就要搞懂勤奮向上的莘莘學子精神,方蘭生努力並實踐了!

咬了一口百里屠蘇後,方蘭生很狠的瞪了他一眼,但如果仔細看就會不難發現他眼底帶笑,故意的……

「……」百里屠蘇原本是不想理他的,他自顧自地向前走著,隨他鬧去。

這裡是街市,兩人今天從桃花谷出來買些必要的東西,昨夜百里屠蘇和蘭生鬧得兇,少俠不小心又在床第之間操得兇把小公子給弄哭了,從早上到現在都還在跟他賭氣著……

要不是要買的物品奇貨可居,賣貨郎一個月只會擺個這麼一天,不然方蘭生絕對不會跟百里屠蘇出來的。

一路上,器在頭上的方蘭生不管百里屠蘇怎麼哄都沒用,到後來也就乏了不想理他了,反正最後兩人都會和好,也就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只是,方蘭生又用了這一招。

抓著他的手臂張牙就咬,咬還還挑釁的哼哼,完全當他是在人多的時候窩囊的不敢拿他怎樣。

他只是不想當眾上演春宮給路人看而已……但這點方蘭生完全不知道,現在還持續地以為他不知道的在偷襲他,戳他腰肢,咬他手臂等諸如此類的小動作不斷。

在戳咬了第五十六次之後,百里屠蘇終於以些沉不住氣的發話了,方蘭生那個小笨蛋根本是在無意識地挑逗他:「你再咬我,我就讓你叫到讓這裡的男生聽到都勃起。」

手臂還被方蘭生抓在手裡……

「……」只是愣了那麼一下,方蘭生賭百里屠蘇根本不敢,張開嘴露出可愛的小虎牙,一口啃上。

然後……

然後不用講,方少爺肯定賭輸了……







「嗚……啊阿!木、木頭臉……我錯了,我錯……嗚嗚……放開我……」臉色脹紅,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一點也不值得令人同情。

自作孽不可活……

「這句話應該在你最後一次咬我之前就該跟我說了。」搖搖頭,百里屠蘇繼續擺動著腰際,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還越頂越大力:「我已經提醒過你了。」

「嗚嗚……放過我……」此刻的他全身繃緊緊的,朝樹幹趴著高舉著屁股讓百里屠蘇後面操。

就在他留下最後一個齒印之後,百里少俠的臉色變了,黑著一張臉,剩下的東西也不買了,像扛米袋似的一把扛起他就往市集旁一間破屋裡鑽,接著就像像現在這樣,在那些攤販後面,僅隔著一層薄薄的牆然後迫他張開腿幹他、接受他。

「嗚嗚嗚……」破屋的門就在不遠處,雖然有樹擋住,但萬一有人經過……

想到這裡方蘭生不禁一陣顫抖,汗都流了下來。

「你不是應該很想被人聽到嗎?」惡意的在方蘭生耳邊調侃:「剛才上面的嘴咬我咬得很舒服?」

「嗚嗚……沒,沒有……」

「沒有嗎?不是上面的嘴?」緊箍著腰,粗長的性器狠狠的向上一頂。

引的方蘭生發出一聲尖叫:「啊────」

「那就是現在這張下面的嘴了……」

火辣的刺激感從後頭急升上來,火熱快速的摩擦著緊緻的內壁,兩人像似在偷情般的快感讓方蘭生有些招架不住,腰都軟了一半,要不是有百里屠蘇支撐著他,他想他現在一定是跌坐在地上爬不起來。

「嗚嗚……」因為怕被人發現,他只能小小聲的哭喊啜泣著,百里屠蘇真的照他跟他說的去做了,他真的想讓別的男人聽到他的聲音然後勃起……

真的變態,但卻又讓他感到更加興奮,其實他也是一個變態……想到這裡,方蘭生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腸道更是無意識的絞得更緊。

「蘭生,喜歡嗎?你下面的嘴咬的我好緊,好舒服……」彎上前去,抓緊那姚窕纖腰,撞擊著白皙的屁股肉,上頭布滿了青青紫紫的痕跡,有些是被捏出來的,有些則是吸吮出來的。

百里屠蘇總愛像這樣在他身上留下一些方蘭生是屬於他百里屠蘇的標記,站又遇十分的強烈。

在越來越猛的動作之下,方蘭生沒辦法一直控制著自己不發出聲,只能緊緊地咬著雙唇,百里屠蘇看他這樣雖然感到心疼怕他咬傷,但身體卻又有一股與之相反矛盾的興奮。

「哈、哈……唔……」

「咬著。」

百里屠蘇空出他的一隻手,把手指塞進方蘭生的嘴裡攪弄他,讓他換咬著他的手不會弄傷自己,唾液沾滿手指低落到地上,留下一攤攤水漬,非常的色情。

被這樣攪弄跟頂撞,方蘭生只能無力的喘息並發出微弱的哀鳴,百里屠蘇的每一下幾乎都撞進了他的靈魂深處,不斷地再填滿他……

「嗚嗚……」

「蘭生。」

「啊啊哈………嗚嗚………啊……」

百來下的抽插之後迎接的是兩人的高潮來臨,百里屠蘇抽出手指扳過方蘭生的嘴,然後吻上他,把那一聲聲尖叫吃進嘴裡,吞嚥入腹。

「哈哈……呼……嗯……」

「蘭生……」

抽出射過精的性器,百里屠蘇穿好衣物後,拉開大腿方蘭生大腿,蹲下仔細地幫方蘭生仔細地清理著後穴裡的殘留物,還在因高潮而收縮的穴口一張一合,濕漉漉紅通通的,又讓百里屠蘇情不自禁的舔上。

靈活的舌在皺褶上頭滑動,濁白的液體被百里屠蘇舔進嘴裡,應該是很腥羶的東西他卻覺得非常的美味。

方蘭生以些恍惚的搖晃著頭:「啊……嗚嗚……不要了……」

不一樣的快感緩緩升起又讓方蘭生的腿開始不穩的打顫,百里屠蘇全從最外圈全部舔舐了一遍之後開始往裏頭鑽去。

市集裡的攤販的叫賣聲卻在這時傳來,時近黃昏,人潮漸漸多了起來,深怕百里屠蘇又來一回的來方蘭生只能哭著求饒,就怕有人真的聞聲而來。

「不要了……嗚嗚……」一定會被發現的……

「就幫你清乾淨,不做了……」艱難地說完,百里屠蘇最後也只能忍著。

他知道方蘭生在擔心什麼,但他又怎會真的讓方蘭生的聲音給人家聽呢?能聽到這悅耳天籟的只有他自己……匆匆忙忙的抽出剛買的軟布幫方蘭生擦乾淨,也不在乎方蘭生這之後是要拿來幫他做衣服的,也許往後根本不敢穿……

百里屠蘇抱起方蘭生,帶上已經買好的東西後,使出騰雲之術,一口氣飛回桃花谷。

準備回去好好再溫存個三五天,再幹得方蘭生兩三天下不了床……

啊?你問剩下還沒買齊的東西?當然是下次再說……

至於方蘭生之後會不會再咬百里屠蘇?這問題不可考究所以我們不談……





髒髒的彩蛋:

「嗚嗚……不要,走開!我不要再咬你了……滾……」

「蘭生,你上面的嘴咬不動可以用你下面的嘴啊?」

「不要!」百里少俠你這髒鬼。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