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不乖的小孩就是要處罰(賀中秋)

哈哈哈,大家中秋節快樂喔!!!!!
說的半夜開車~~~~
然後我要要躺了=3=
等等醒來要要去趕火車回老家(遠目)
吃完肉給我一點評論或紅心吧!
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走開)

特別注意:
OOC有!!!PWP有!!!放尿普類有!!!大腿帶有!!!髒髒髒有!!!
作者腦洞很大有!!!!請慎入請慎入請慎入請慎入請慎入請慎入!!!(連說好幾次)
才不會跟妳們說我接下來腦動是雙性(掩)
髒到我都不想打TAG了....

──────────────────────────────────────────────


「喂?蘭生?你怎……」

「喂喂喂!木、木頭臉……嗝!來來來、來接…接我!」

「……」

電話響起,百里屠蘇接起來後,披頭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而且還講得斷斷續續的……

「你在哪?」

「嗝……在………」報完地址,方蘭生再次打了一個嗝,然後喀拉的一聲掛上電話。

「……」電話都被掛了,百里屠蘇也只能無奈的收起手機,接著乖乖的到車庫開車去接那個喝過頭的醉鬼……





今天的方蘭生喝得很醉是有原因的,他身邊的好友要結婚了這是他結婚前最後一天單身的日子,理所當然的要放開的去玩,重點還不能攜伴參加,雖然說百里屠蘇對於婚前的單身派對本身也沒什麼興趣。

所以方蘭生就自己去了,然後喝的一身爛醉回來……

百里屠蘇到了時候他朋友已經散的差不多,方蘭生被攙扶到等候區等著他來接,他的樣子看起來跟平常的樣子好像沒差多少,頂多是臉紅了一點,但是百里屠蘇知道此刻的方蘭生非常的不OK……原因無他,OK的正常男人會穿著一條看起來就像是玩懲罰遊戲輸掉時被罰穿的迷你荷葉邊短裙坐在那邊傻傻的露出微笑嗎?

他簡直快要氣死了……

方蘭生根本不知道他這樣是有多吸引人,路過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因未看他而臉紅,剩下的0.01是因為在滑手機或是已經醉的不省人事……

「……」黑著一張臉,百里屠蘇從車上拿出一條毯子朝方蘭生走過去,然後張開把方蘭生整個人裹進毯子裡,確定一點肌膚也不外露後惡狠狠的瞪了一旁盯著他腿猛瞧,明顯對方蘭生不懷好意的傢伙們。

「呼……木頭臉,你來接我了啊?真好……」真的是一開口就暴露,濃濃的酒氣從方蘭生嘴裡衝出來,他再度打了一個嗝,然後對著百里屠蘇拉開一個笑容朝他伸出手。

「……」沉默著,百里屠蘇彎下腰一把把方蘭生抱起。

「慢、慢點…頭會暈……」環著百里屠蘇的脖子,方蘭生覺得頭暈暈靠上對方的頸子,要百里屠蘇晃的小力點,溫熱的唇摩擦過頸部的肌膚帶來一陣麻癢……

「……」知道會暈還喝那麼多,壓下心裡那股異樣的心思,百里屠蘇決定先把方蘭生帶回家之後,再好好處罰不乖的小孩。





客廳────

回家的路上,方蘭生還算乖,只是一直在沉睡,到家以後百里屠蘇也沒叫醒他,一樣以公主抱的姿勢把他抱上樓,幫他脫鞋子,然後帶他到沙發上躺著,到廚房幫他準備解酒湯……

他是打算讓方蘭生先小睡一下,喝個湯緩緩讓體內酒精濃度稍微撿些,再帶他去洗澡,百里屠蘇不喜歡渾身的酒味染上他們個的床,而且洗過澡冒過汗後方蘭生也能舒服點。

除了用了冰箱裡的豆芽和明太魚煮了一鍋湯外,百里屠蘇還另外準備了一些蜂蜜水和西紅柿汁,以免方蘭生覺得頭痛或頭暈時,可以給他喝……多麼貼心!

「蘭生,醒醒!」

「唔……」

「醒醒,起來喝點湯……」搖搖方蘭生,身上的酒味傳來,濃厚的讓百里屠皺起眉頭,真的是不洗澡不行……下次不不可以讓方蘭生喝那麼多酒了。

方蘭生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看見是百里屠蘇,又對他露出一個傻傻地呆萌笑容:「啊!木、木頭臉……」

「……」好可愛,但是……認命的在心中嘆一口氣,百里屠蘇彎下腰準備把方蘭生攙扶起來,讓他坐好。

「嗝、木頭臉!……」

「?」

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百里屠蘇就被方蘭生一個拉扯,整個人跌到了地板上,方蘭生則坐到他的肚子上,低頭與他四目相交。

「蘭生別鬧。」百里屠蘇低聲斥喝,臉色並不怎麼好。

「偶沒有鬧……就想讓里看看我……」醉酒的人最大,方蘭生才不怕百里屠蘇,他一邊說著一邊掀起了裙擺:「看看……看看……看看偶…嗝!漂不漂釀……」

「……」

「怎、怎麼量?唔……」方蘭生又開始傻笑。

在澎澎的短裙下的,是一雙綁著大腿帶的溫潤玉足,修長的大腿在黑色襯托之下更加顯得白皙。

百里屠蘇非常的震驚,方蘭生居然還穿著這個……但是下一秒驚訝之後是一片怒火中燒,他到底露出了多少給人看到?

「蘭生……」

「唔……好看吧!」方蘭生晃著頭看起來非常滿意百里屠蘇的反應,接著說出最後一句關鍵的話,成為引爆百里屠蘇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掀起來給別人看……嗝!他們、他們…也都是像里這樣的…反應……不過,不過你沒有……說蘭生好看……嗝……他們有說……」

「方蘭生!」怒吼著,一秒彈起。

「唔……幹、幹什麼……不要大吼……頭會痛……」方蘭生摀住耳朵向後倒去,再撞上沙發的前一秒被百里屠蘇拉住,扯進懷裡。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幹了什麼?」百里屠蘇氣得牙癢癢,頭上幾乎可以看到青筋分布。

「唔……知道……」頓了一下,方蘭生放開手,然後捧上百里屠蘇的臉。

「知道……」知道的毛啊!

「偶……偶要吻里……」說完,沒等百里屠蘇反應過來,張開嘴吻上對方。

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咬比較貼切……一嘴的唾液把唇沾的濕呼呼的,口水從嘴角流過下巴低落,方蘭生啃完百里屠蘇的嘴唇後就伸舌頭往口腔裡鑽,靈活的滑過充滿黏膜的內壁,勾著對方的舌,互相攪來攪去。

酒味從深處傳過來,百里屠蘇感覺自己都要醉了。

他閉上眼睛,正準備要好好享受著個吻,方蘭生卻在這個時候吧嘰的一聲,啵的離開他,然後伸出柔軟的紅舌,在百里屠蘇面前瞇起眼睛,舔了舔濕潤的嘴唇、咂咂嘴:「好了!偶……偶要去尿尿……」

「……啥!?方蘭生!」

「……啊?」

剛被挑逗的都硬了,百里屠蘇胯下的褲檔此刻被高高撐起,他一個動作就把方蘭生拉了回來,他怎麼好意思就這樣離開?

更何況他都還沒處罰不乖的壞小孩……

恭喜方蘭生,終於突破了百里屠蘇忍耐的極限。

一把扯下方蘭生的內褲,讓他身下只剩下短裙與大腿帶,百里屠蘇再度的吻上方蘭生的,伸出舌頭跟他攪在一起。

襯衫上的釦子在粗暴的拉扯之間彈開,百里屠蘇的手也沒閒著,伸到胸前玩弄著方蘭生的兩粒乳頭,直到他們變得又紅又挺。

「嗚……不要……放開、放開我……」輕聲的嗚噎,身體四肢胡亂的扭擺,方蘭生非常的想掙脫,可惜力氣卻不敵人家,對百里屠蘇來說他的反抗像小貓般撓撓不痛不癢,反而是越扭越上火。

「……蘭生。」

兩人就這樣交纏著,體溫逐漸的向上爬升,百里屠蘇把方蘭生抱在胸前,抬起他的腰搬開了他的臀縫,伸出一隻手指以口水沾溼探進他的菊穴里。

那裏又小又熱,才剛伸進去而已腸壁馬上就絞上來並緊緊的吸住他的手指不放,百里屠蘇不禁想著,這要是進去的不是手指而是自己的老二,那會有多舒爽?光想像他就覺得非常的脹痛……

「嗯、啊……不要……我、偶……嗝……」在這樣的刺激之下,方蘭生一邊打著嗝一邊哭,不是他愛哭,而是因為他剛剛說過了他想上廁所,喝了那麼多的酒有點憋不住,但是拜里屠蘇卻在這時一直給他刺激,要他怎麼能不哭?

拚命的搖著頭,顫抖著身體……後穴在不知不覺之中從容納一隻手指頭增加到三指手指頭可以緩慢抽差的程度,每一下的抽差都刺激著方蘭生的敏感神經,讓他的尿意是越來越憋不住。

「蘭生……」

「嗝、嗝……我、我想……」

抓的他的腰際擺動,已畫圈的方式在自己的老二上旋轉摩擦,刻意的用那圓潤的前端擦過方蘭生白乎花花的臀肉,引起一陣陣的快感,特別是擦過肉穴的一瞬間特別放慢了速度,好像是要插入般卻又不插入,折磨的方蘭生受不了,哽咽的求饒,但說一半就羞恥的說不下去。

百里屠蘇鼓勵他繼續往下說:「蘭生想要什麼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嗚嗚……」他根本分不清楚是想要百里屠蘇捅他還是放過他讓他去尿尿,方蘭生只能越來越大聲的哭的,他身後的小穴及需要被填慢,但前面顫抖的性器卻又迫切的要解放。

「蘭生想要尿尿是嘛?但是還不可以喔……」說完,竟然一把握上方蘭生的性器,搓弄幾下後竟還伸出拇指按壓住前端不停流著淚的小孔。

「嗚嗚……啊啊啊……」都還沒插入,方蘭生就沒射精的乾高潮了一次,全身痙攣,不停的抽蓄。

「要忍住喔!這是給不乖孩子的懲罰……」百里屠蘇靠在他耳邊低語,另一隻手還不停的在身體裡面勾著,手指的每一次插入都像要把腸子從方蘭生身體裡面勾出來般,兇猛又快速的動作。

方蘭生的後穴也非常的配合,撐開合攏,貪婪吞嚥著那人所給予的一切,強烈的快感由前至後的雙夾給予身體上的衝擊,方蘭生只覺得腦內一片空白……

他真的要憋不住了……

流著滿臉的淚,無助的叫喚著百里屠蘇:「啊啊……木、木頭臉……」

「蘭生,忍著。」吻吻他的鬢角,百里屠蘇卻在這個時候把方蘭生抱了起來,不過手並沒有放開的他的陰莖,而是壓著他的頂端,兩人來到了廁所。

「木、木頭臉……」終於要讓他尿尿了嗎?方蘭生想著也期待著,但當他得身體被百里屠蘇架著並擺弄出另一種姿勢後,他才驚覺他想的太過簡單了。

百里屠蘇架開他的雙腿,擺出像媽媽小時候哄著小朋友尿尿的姿勢,讓他的性器對準著馬桶:「蘭生,你可以尿了。」

他不要用這種姿勢,他大聲的哭叫:「不、不要……不……嗝……不嗚……」

「蘭生乖……」百里屠蘇吻上方蘭生的側臉,把汗和淚捲進嘴裡,舔舔嘴唇:「還是要我插你讓你尿?」

聽到這句後方蘭生反抗的更加激烈……

「看來是的。」把腿搬的更開,然後就著後面挺高的姿勢,把已經布滿著青筋的陰莖緩緩插入方蘭生身體裡面。

「啊啊啊阿啊────」

淅瀝淅瀝的小便聲音迴盪在室內,方蘭生狂抖著身體前面再解放,後面再被插入,而且是不停的兇猛衝刺,百里屠蘇一下又一下的擺動腰臀,由下而上的大力往內撞入,方蘭生被撞的哭聲斷斷續續,也只能大口的喘著氣。

很快的便被操得像是一攤軟泥,全身軟綿綿,沒了力氣……身體向後倒攤在百里屠蘇胸懷。

他真的是被百里屠蘇操尿了……

「蘭生,壞孩子處罰夠了,接下來該給乖孩子獎勵了……」

百里屠蘇粗大的肉棒還在方蘭生的身體裡進出,不斷的往狹小的肉洞里頂入,不斷地加快了速度,隨著快感來襲方蘭生弓起了身子,仰頭發處尖叫。

「啊啊……哈……嗯唔……」

「蘭生……」順勢的吻上他的唇,後就在方蘭生有錯覺覺得自己快要被百里屠蘇的陰莖貫穿並捅出一個洞的時候,終於一股熱熱的暖流射進了他的身體裡面。

難以言喻的快感爬上了他的四肢,把他帶入了空白的高峰。






「蘭生,醒醒…要睡就回床上去睡……」

「唔……」動了一下,卿卿呢喃,跟百里屠蘇做完愛以後,方蘭生整了人幾乎已經是陷入半昏迷狀態,解酒湯什麼的根本已經不用吃,百里屠蘇負責善後的幫他清洗乾淨身體將他抱回床上去睡,但他去像一隻貓似的偏要跟著他黏著他……

「蘭生……」

「不要,我要你陪我……」嘟起嘴,像孩子一樣撒嬌。

「……」喝了酒就會變成這樣?不過好像也不錯……

「木頭臉……嗯……我要親親……」

「好。」

一把抱起方蘭生,走進房間。

門慢慢的關上了。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