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你不講又怎會知道我喜歡你?

喔喔喔!!!!我做到了~~~

又拖了好幾天才來發文(掩面)

又是一篇文不對題XD,不過這次有加了劇情!!!

雙性的腦洞目前還被我封印中

一樣OOC慎入!!!請三思後再觀看!!!!

接下來準備挑戰H15題來練習寫肉,因為還沒達到我想要的程度所以暫時還需再努力!!!

下收↓

────────────────────────────────────────────
方蘭生從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

而且跟他做的那個男人還是自己的死對頭————百里屠蘇!

好吧!也許是他單方面把人家視為勁敵,對方也許根本不理他…但……

沒有但是。

百里屠蘇跟他告白了啊!明明他也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他,卻先跟他做愛了……

方蘭生自己知道,自己不喜歡女人是喜歡男人的,也知道同志之間或許只要來上一炮就可以成為彼此未來路上重要的另一半,但他從沒想過會跟百里屠蘇一起,而且對方還跟他一樣都是GAY。

想著想著內心都糾結了……不久之前還是個小處男的自己,突然就被人開竅……

不過只要認真想的話,其實在很早很早以前,事情就有跡象可尋。

他有偷偷暗戀過百里屠蘇,說是一見鍾情也不為過,那是一個還在學時某個放學後的黃昏下午。

在教室喝完例行該喝的牛奶,方蘭生在長個兒的年紀卻還是比一般同齊的同學還要矮上一節兒,時常被叫做小矮子…他當然不服,雖然二姊跟他說方家男孩發育較晚,但他還是很擔心……

於是便以最土法煉鋼的方式,每天喝牛奶打籃球的逼自己長高,幾個月下來,雖不知有沒有用,但也成了一種習慣。

一如往常,他喝完牛奶後拿著籃球,要走去球場平時的固定位置,準備練習三步上籃,卻發現那裡已經有人了。

一身黑紅勁衣,那人遠遠的看起來就很高,是誰搶了他慣用的籃球場?明明其他地方都還很空……心底腹誹一陣,方蘭生走近後才發現那不是校園偶像百里屠蘇嗎?他也打籃球?

夕陽投射在球場上,把影子拉成長長的一條,方蘭生就站在原地看著,屬於青少年青春的氣息散播在空中,百里屠蘇身影映入眼簾,他看得有些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漲在心頭,盤旋不去。

「……」

「……」

察覺到有人,百里屠蘇回過頭,他也看到了方蘭生,兩人四目相交……然後方蘭生逃了。

就此以後他只敢遠遠的看他,遇到他也刻意的避開,就像耗子見到貓。

方蘭生並不了解這是什麼樣的一個感覺,他無法去形容,於是他把他這種感覺歸類在應該是對於優越於他的百里屠蘇感到嫉妒!
只要贏過他就可以了!

既然身高上是不可能,那就在其他地方下功夫,方蘭生開始致力於在其他任何方面都要超贏過百里屠蘇。

做什麼事情也得跟他對著幹……他往東他就往西,若偏真要往東,那他也絕不跟在他後面,硬是要比他前面一些。

這樣一直到畢業方蘭生對百里屠蘇都是採取這樣的態度及相處模式。

直到……

就業後,發現兩人又在同一個職場工作。




「方蘭生。」

「啊?呃!」突然的被百里屠蘇叫住,方蘭生一時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

「有空?」

「呃…有……」找他要幹嘛?該不會是要找他單挑吧?

「跟我來。」

「呃!好……」摸不著頭緒…但還是很乖的先跟著走。

百里屠蘇帶著他避開人群來到了公司茶水間外的露臺,方蘭生還在發著呆,他還在猜想著百里屠蘇帶他來這邊是不是看他不爽很久了,想把事兒攤開,然後趁機推他下去……

「方蘭生,方蘭生!」

「啊?」

「我喜歡你,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啊?」他真的傻了,傻的只會用啊這個字來回應…百里屠蘇現在是在跟他告白嗎?那他……

「你的回應是?」

「……那、那個……」

「嗯?」

「我們對彼此都還不熟……」

「我從學生時期就一直看著你了,也知道你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

「呃!身體相性度也……」

「那簡單,跟我來一炮,就知道我們合不合。」百里屠蘇低頭看著臉紅的不知所措的方蘭生,舔了舔唇:「還是說…你不敢,還是小處男?」

「啊!誰、誰不敢!誰是處男!」炸毛!他最恨的就是人家這樣激他,他還是會上當,想都沒想…話已經說出口,要收回為時已晚。

「那就今晚,我會等你下班。」

「……」

要走的時候還故意的站到方蘭生身邊對他的耳朵噴氣:「別想逃了。」

「誰、誰會逃!我才不怕你……」

接下來的時間,方蘭生一整個下午都心神不寧。

哪有人被約炮了還能那麼淡定的?真的有就來告訴他是誰?方蘭生腦子裡轉了一圈又一圈,結也打了一個又一個……要不乾脆逃了吧?

對!反正就假裝忘記了,然後逃走……

不行不行,這樣他一定會被百里屠蘇小瞧……更何況他們還在同一個單位上班,山水有相逢,努力躲也總有一天撞到鬼。

天啊!他的勁敵百里屠蘇居然說喜歡他!他該怎麼辦?完全不能冷靜的方蘭生索性的工作也丟下不做了,就趴在桌上當鴕鳥裝死。

遠處,百里屠蘇透過層層玻璃看著方蘭生的一舉一動,緩緩的勾起嘴角。



終於熬到下班,方蘭生等於是浪費了一整天,做事完全沒效率,但是他也沒辦法控制,當他收拾好準備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百里屠蘇已經在外面等他了。

「蘭生。」

「啊!啊?」一驚一咤活像隻嚇到炸了毛的兔子……

「你可以嗎?」百里屠蘇挑起一邊眉毛,只覺得眼前的人這樣很可愛。

「廢、廢話少說!我才不怕!」他只不過覺得有一些緊張罷了!

「那麼走吧。」說完,還像怕他逃了似的,走到方蘭生身邊挑釁伸出單手的摟上他的腰,這個動作惹得方蘭生身軀一震。

「呃!」

「怎麼?」

「沒有……」啊阿!他該怎麼辦?

也不避人耳目,百里屠蘇絲毫不在意,挑出證件往飯店櫃台一啪:「開房。」

「好的……請問單人床兩張可以嗎?」

「給我雙人的。」

「好的,邊收您信用卡,這是您房間鑰匙卡。」飯店服務員早司空見慣,一條龍的服務非常到位的就把兩人順利地送進房。

而方蘭生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只是呆愣跟在百里屠蘇身後,直到進房後他才發現這下真的已經逃不掉了。

一進房間,沒給方蘭生適應的時間,百里屠蘇便先拉著他直奔大床,接著自顧的拉下繫在脖子上頭的領帶:「直接來?」

「啊?呃、呃!先洗澡……」

「嗯?」

「我有先洗澡的習慣……」閉著眼睛,方蘭生紅了一張臉。

「好,那麼一起洗。」說完又要拉上他。

「停停停!那個、那個……」

「方蘭生。」

「啊!?」

「你害怕就直說,我不會逼你。」

娘的……人果然激不得。

方蘭生伸手扯住百里屠蘇的領子,臉迎了上去,咬住他的唇,然後止步於此……接下來該怎麼做?方蘭生根本只是賭氣行動,完全沒想到接下來該怎麼辦,百里屠蘇儼然是很清楚方蘭生的情況,所以他接手了接下來的所有行動。

他探出舌頭伸進方蘭生的嘴裡,與他柔軟濕黏的舌頭交纏,修長的手指華過對方的肌膚,觸碰著腰線來到褲檔前方,單手把他的褲頭解開,拉下他的拉鍊並且脫掉他的褲子。

「唔……」靠著百里屠蘇的唇方蘭生輕喘著氣,嘴角的銀絲從嘴角低落,一部份還牽在對方的嘴邊,方蘭生睜大了眼睛看著百里屠蘇緩慢的幫自己把陰莖挑了出來與另一隻較大的,頭與頭、柱身與柱身相互抵著。

百里屠蘇握上了兩人的肉棒,讓兩隻互相摩擦為彼此帶來一些快感。

方蘭生的身體微微顫抖,他什麼也沒做只是一直看著百里屠蘇的動作然後喘著氣,這種與平常自己自慰的感覺讓他無法思考太多,只能想著對方為什麼可以那麼熟練?是不是經驗非常的豐富?

多年來的壞習慣使得他又開始鑽牛角尖,他不想輸給百里屠蘇……

「蘭生?」百里屠蘇訝異地看著方蘭生自己伸手握住兩人的柱身上下的擄動,接手了他的工作,每一次摩擦都讓包皮向上推擠至頂端再褪下。

「哈哈……」

「你做得很好。」百里屠蘇舔了舔嘴唇,誇獎他,這樣他就可以空出手來完成別的事情。

例如……拓張方蘭生的後穴,好讓他可以容納得下他。

「唔……哈哈……嗯……」

「繼續,不要停。」打開飯店附贈的潤滑劑瓶蓋,倒了一些在手上,百里屠蘇一邊說著一邊往方蘭生身後的神秘地帶探去。

「唔!呃……呃……你……」感到有東西從他的後面的菊穴入侵,方蘭生的身體一陣僵硬,連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那該不會是……是……

「放鬆,蘭生,你太僵硬的……我怕會傷到你。」百里屠蘇哄著,並且瞇起眼睛,俯下身輕輕啄吻著方蘭生的臉頰。

「你……你……」可是這樣的舉動並沒有讓方蘭生因此放鬆,而是更加緊繃了身子,他搖著頭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不……」

他知道菊穴被擴張是什麼意思,影片中的受方要被插入時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但是他並不是……

他雖然是GAY,並不代表他就要被百里屠蘇插啊……

「蘭生?」感覺到懷中人的不對,百里屠蘇皺起眉頭,方蘭生的手放開了他倆的陰莖,開始學著他撫上他的臀部,試圖跟他一樣把指頭探入他的後穴。

方蘭生也想上他……

「啊!唔唔…你好賊!……」

百里屠蘇出櫃那麼久在床上從來沒有被人壓過,更何況對手還是個經驗為零的處男。

很快的方蘭生便發現自己不管在怎麼努力都唔發撼動並成功入侵百里屠蘇的後續,反倒是自己的身子在對方的侵犯下變得越來越軟,越來越無力,腸道甚至因為反覆進出摩擦的快感已經出水,滴落到床單上頭,浸出一攤攤令人害羞的水漬。

他紅著臉,體驗著百里屠蘇的手指從一根增加到三根,並在裏頭轉動、搔刮著敏感的內壁,汗水也從白皙的肌膚上滲出,只要是跟對方接觸到的地方彷彿都被烈火燙過一般灼熱。

「嗚……嗯……哈哈……」

方蘭生不住地發出呻吟,越來越奇妙的感覺在小腹間攀升,麻癢的感覺也不停地從後穴竄出,不斷的向四肢蔓延……

明明還只是用手指,百里屠蘇甚至都還沒有把他的陰莖插入,他就已經這樣了……

「蘭生。」

「哈、哈……唔……」方蘭生忍著並不想發出呻吟,但是一波波從下體傳來的快感卻讓他的身體無法背叛,他無自覺地開始扭動著腰,配合著百里屠蘇的節奏,雙手揪緊著床單。

「舒服嗎?」

「唔……你、你……混帳……」方蘭生搖著頭,百里屠蘇弄得他哀哀叫,可是又覺得很舒服,當然他並不好意思開口,只能用已經微紅的眼睛瞪著他。

真的非常可愛……手指還緊緊被腸道絞著,百里屠蘇被那雙紅眼睛那麼一瞪,只覺得再也無法忍耐下去,剛剛根本未滿足的陰莖早就快要硬到爆炸。

他加快了速度,靈活並熟練的在熱的燙人內壁裡來回戳弄,耳邊聽著方蘭生忍不住快感而傳來的低低呻吟,尋找著他體內的敏感點並且每一下都還故意的撞擊著方蘭生的前列腺,彎曲輾壓,來回頂弄。

如此猛烈的攻勢對方蘭生這個處子來說根本承受不住,很快的在一次激烈的顫抖後,他的大腿肌肉一陣緊繃抽蓄,悶哼著將精液射出……

「還真快……」感到小腹間一片溼黏,百里屠蘇輕笑。

「閉嘴,你這個渾蛋……」

「蘭生舒服了,那麼接下來換我了……」

「等……」話聲剛落,方蘭生就感覺到對方東西的進入,那是他從沒有過的感覺,比剛才的指頭更加的長……更加粗大、灼熱……

入口處緩緩地被撐開,他還能看到那赤紅的肉柱進入他時的情況,一點一點地慢慢的捅進他的身體消失不見,他當然也能感覺的到他的形狀,在那粗長的東西頂到他最深處時給他帶來的顫慄。

視覺死感管的雙重刺激,讓方蘭生止不住生理上的抽蓄與淚水,百里屠蘇緊箍著他的腰,開始撞進他的身體裡面,他只能咬著牙忍疼痛與一開始的不適應。

「啊……哈、哈……啊……」他放聲尖叫著。

「蘭生。」

如此猛烈的抽插之下,很快的方蘭生又械繳了一次,但不怪他!誰讓他是處男……巨物在體內旋轉摩擦的刺激感覺又使他忍不住的仰頭呻吟。

百里屠蘇抱起他,用手托著他的屁股,這姿勢能讓他能更深入他的體內,感受方蘭生的緊緻。

方蘭生伸出雙手勾上百里屠蘇的頸子,他從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快感,此時的他已經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全身無力只能任由他操著。

「啊啊……嗚嗚……哈……慢……慢點……」

「蘭生,我們身體相性如何?」不是突如其來的問題,百里屠蘇還記得他告白時方蘭生說他們的身體相性度還不熟……
「哈、哈……很、很好……」

「我也這麼覺得……」

抓著他的腰用力向下壓,讓龜頭一下頂到腸道最深處,陰莖整根莫入體內,這樣種種的一下讓無防備的方蘭生一下子又立刻達到高潮,強烈的衝擊快感讓他忍不住地在百里屠蘇背後留下幾道深深的抓痕。

他的頭腦暈乎乎的,完全舒服的沉醉在包覆著全身的酥麻感與高潮之中,所有力氣都被抽乾,可是身體還在被搖晃著,灼熱的性器也還在他身體內兇猛的抽插著,沒有停下的趨勢。

「蘭生……」

「嗚嗚……哈……」

「蘭生,我喜歡你。」

然後在意識遠離他之前,他聽到了百里屠蘇的那句喜歡。




「……」

說真的,方蘭生從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

在那之後,方蘭生還是不知道自己道百里屠蘇到底是抱有什麼樣的感覺,是羨慕?是忌妒?

甚至……根本還未回應他到底是否要跟他交往這件事情。

不過……

「蘭生。」

「唉唉唉!你……」一陣慌亂。

百里屠蘇基本上已經完全是以他男友的身分自居了。

然後再很久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方蘭生提起球場上那件事情時,他才恍然大悟地了解到自己有多白癡的錯誤理解了對百里屠蘇的那些感覺。

不是羨慕也不是忌妒……

而是一見鍾情。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