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H15題09題-請描寫變裝著衣PLAY(ex:制服的誘惑、裸體圍裙)

H練習跳題

接續上篇:【蘇蘭】山洞裡發生的那點事。

但是時間軸是亂跳的!!電視劇向設定(保留遊戲蘭蘭會裁縫)~~~

題目出處請看這裡:H文15題練習

方蘭生性轉注意!!!

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

要確定能吃再進入喔!!!!!因為我要開車了!!!!



──────────────────────────────────────────────
從那天起百里屠蘇感覺自己都不好了,好似哪裡怪怪的,不!其實是真的非常的奇怪……而且奇怪的只有百里屠蘇自己,因為他開始會在有意無意間盯著方蘭生瞧,然後在下一刻被捕捉到的瞬間慌忙的甩開裝做沒事發生。

但這不怪他……

方蘭生是女孩,要是說出去能有誰不震驚?

但目前這個秘密只有三個人知道,方蘭生、歐陽少恭跟百里屠蘇……儘管滿腹疑問,百里屠蘇卻不能找誰討論這種東西,想想!找歐陽少恭?不冷不熱的態度他完全不知從何開口?找方蘭生?當著當事人面告訴她,嘿!因為妳隱瞞性別所以我對你很好奇,很感興趣所以一直再偷偷看著妳……

────根本變態。

最後百里屠蘇只能在心中抱著無限的小九九,努力讓自己不要太過在意,不過他最後總算是了解了為什麼方蘭生在房間不夠時總堅持與歐陽少同房的原因。

而今夜,又在面臨了同樣的狀況。

他們投宿的客棧房間不夠,只剩最後兩間,不過扣掉不在場的歐陽少恭跟紅玉勉強還可以分成二二同住,兩個真妹子就不用說了,當然是住在同一間,而方蘭生這個假漢子就很為難,她雖是無法跟風晴雪她們同住的,但是要跟百里屠蘇的話也……

「這樣蘭生就和蘇蘇在同一間吧!」

「……」

「……」

「嗯?怎麼了嗎?」風晴雪眨了眨眼睛,一臉疑惑的看著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兩人,總覺得兩人之間好像飄著一種說不出的尷尬。

「沒有……」方蘭生回過神,猛然的搖頭,轉開視線,他又抓到百里屠蘇再看他,但對方這次卻沒有在避開,從那雙黑色的眼瞳中方蘭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骨碌的吞了吞口水,看來她是別無選擇,只能跟百里屠蘇同房了……



進房之後────

「妳睡床。」

「那你呢?」又看到對墨眼看了過來,方蘭生問出口後才後悔,她沒事問百里屠蘇睡哪幹嘛,關她什麼事……床就那麼一張,她這樣問是要百里屠蘇跟她一起睡嗎?想到這裡,她羞紅了一張臉……

「我還沒要睡,出去透氣。」

也許,從那天過後不只有百里屠蘇一個人覺得自己是怪怪的……

要是方蘭生沒盯著他看的話哪會發現百里屠蘇也在看她?伸手扒了扒半長不短的髮,方蘭生噤聲轉身背過百里屠蘇,假裝自己很忙碌沒注意到他開了房門走出房間:「嘖……沒事跑什麼,怪尷尬的……」

既然造成壓力的來源出去了,也就氣氛也就輕鬆多了那麼就可以趁這個時候……方蘭生翻開她的小包袱從裡頭拿出針線,她一直沒有把百里屠蘇的衣服還給他,一部分是因為她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時機,一部份是因為衣服破了她還沒補,她心裡覺得還給人家破衣服總是不好……不過沿途她並沒有找到盈餘的時間去做這種事。

百里屠蘇雖然看起來身材乾扁又瘦瘦的,但尺寸穿的還蠻大的嘛!嗯……酷酷的冷臉也是挺好看的……跟風晴雪站在一起也算郎才女貌,一放空就開始容易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想著想著,方蘭生想到這裡竟然覺得心底酸酸的,一定是她太累了才會產生錯覺,剛好衣服也縫好了,她把它攢在手上,瞧個仔細。

「我穿的話也是英氣逼人……」



將畫面轉到百里屠蘇這方來看,孤男寡女的兩人待在一房,簡直逼得他喘不過氣,最後只好先行離開,但是不管怎樣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他終究還是得回去。

走了幾圈後,口乾舌燥的百里屠蘇決定先去喝個水,他繞著走來到看起來像廚房的小灶,向店小二討了一杯水,不巧的是剛好小二正在忙碌,只能伸手比了比另一張桌讓他自取,而桌上擺了兩壺鐵壺,百里屠蘇並沒有想的那麼多,他取了其中一壺拿著連倒幾杯進肚才緩了他的渴,覺得好多以後向小二到個謝便準備回房。

直到百里屠蘇走了,忙完的小二來到桌邊這才發現慘了……百里屠蘇喝錯了,他喝掉了要準備給馬兒配種的加了催情藥的水,而且還空了……不過應該對人體沒什麼傷害吧?打出來就沒事了……

「……」才剛離開走了幾步之後百里屠蘇就覺得不大對勁,可是又沒有太明顯的反應,他只是覺得有點熱,於是他拖著身體慢慢的走回房間。

門打開後,他愣在了原地。

方蘭生像個小孩兒偷穿得他的衣服……鬆垮的掛在她的身上,她似乎是想打扮得跟他一樣,百里屠蘇認得出來那是他之前在山洞裡丟給她穿的那一件,雖然方蘭生穿著整齊跟之前狼狽模樣不同一點兒不該露的都沒露,可百里屠蘇卻覺得己的呼吸開始緊湊。

好吧!其實他是想起了之前在山洞時的那驚鴻一瞥……方蘭生白嫩白嫩的肌膚,看起來可以一手掌握嬌小的玉乳……

「……」百里屠蘇在方蘭生發現之前迅速的轉身把門關上,但他並不是選擇離開,而是進到了房間內,他默不作聲的移動到方蘭生的身後。

「呃!木、木頭臉……」陰影覆下,方蘭生這才驚覺百里屠蘇回來了,他轉過身被對方攬進懷裡,此舉讓他訝異的張開了嘴,看起來呆愣呆愣的,有點蠢又有點傻……
「方蘭生……」

「呃!呃……幹嘛?」

他悶聲喚了她的名,然後她回應他,就這麼簡單……百里屠蘇覺得他的胸口整個被脹得滿滿的,然後有一種別樣的灼熱開始從他的下腹燒了上來。

嗅著對方髮間的味道,他該死的硬了……

下一秒,他伸手扯開的方蘭生身上他自己的衣服,咬上了他白皙又脆弱的頸子。

「唔……百里屠蘇!」被驚嚇得像隻受傷的小兔,除了這樣方蘭生還被咬疼了,他眼眶幾乎是立刻的泛紅,但是又推不開,只能等到百里屠蘇滿意的在她脖子上留下點點紅痕與齒印後,才委屈的怒視他,殊不知這一眼,卻給她招來了無法挽回的結果。



「等等……」方蘭生頭腦發昏,整個人被壓在床鋪上頭,身後百里屠蘇還在不斷地親吻著她的肩胛骨,一切都不太對勁,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原本穿在她身上的褲子已經不見,也許被扔到某個角落,百里屠蘇在扯開她的衣物的時候,也順便將她胸前固定用的綁帶也扯了下來,一對玉乳就這樣無防備的在她面前彈跳而出,百里屠蘇更是看紅了一雙眼睛……

他無法克制自己的行動,身上的熱度在不斷的攀升,可是又跟煞氣發作時不一樣,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但當他看到方蘭生的時候他直覺地認為那是再邀請他……於是本能性的,他迎了上去。

他此時此刻迫切的需要:「蘭生……」

「等等、木頭臉…等等……」微微的喘著氣,固然陷在意亂情迷之中,方蘭生畢竟是個女孩,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的重要,他舔舔濕潤的唇瓣眨了眨眼睛,看著百里屠蘇緩緩開口:「百里屠蘇,你會娶我嗎?」

認真的話語,值得認真的回應,百里屠蘇沒有猶豫,在對上方蘭生眼睛的瞬間清醒,然後他搞懂了。

「我會娶妳,蘭生,我喜歡妳…」他低頭吻上她的唇。

嘴唇在臉頰與唇瓣上來回斯磨,手指安撫似的撫摸上對方的背脊,接著開始緩慢的向下移動,來到了方蘭生的雙腿,百里屠蘇讓自己卡在她的兩腿之間,半強迫的要她張開接納他的存在,方蘭生當然感受的到百里屠蘇存在感有多強,此刻他跨間的那東西正抵著她的屁股,燙的她躲都躲不掉,她被壓得有些難受的扭了扭腰,每一下又那麼剛好的都磨到了那個上面。

百里屠蘇咬著牙:「方蘭生……」

「 啊?」罪魁禍首卻還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

衣服的下襬被撩了起來,輕輕的觸碰著那私密處,方蘭生的身體非常的敏感,才這樣被碰幾下,下身就已經是一片濕濡,水光沾上黑色的軟毛,看起來既色情又淫糜。

百里屠蘇光只是這樣子盯著,就覺得自己快要炸開了,他伸出了他的指頭,緩慢的往那兩半肉穴裡插,才剛放入穴口就覺得彷彿有一股力量要將他吸入一般,纏了上來,咬的他緊緊的的,他的呼吸開始急促方蘭生也一樣,先是小小的嚶嚀隨著百里屠蘇越是深入,漸漸的轉為呻吟跟啜泣。

她的眼神濕潤,雙頰通紅,身體顫抖著承受百里屠蘇小心翼翼的開拓,直到他覺得夠柔軟足以容納下他的一切,粗常的柱體對準的方蘭生的密穴,接著一挺而進。

「嗚………」

手指始終和性器不同,在百里屠蘇頂入的瞬間弄痛了方蘭生,大滴大滴的淚珠順著臉頰噗簌簌的掉落,百里屠蘇看得心疼,他忍住想在她體內抽動的慾望問她:「蘭生,妳還好嗎?」

「嗚嗚……好痛…木頭臉,可、可以……不要了嗎?」沒想到女孩轉變成女人的第一次會是那樣的痛,方蘭生一張翹臉硬生生的被哭得通紅,她吸了吸鼻子然後用力搖搖頭。

「很抱歉蘭生,恐怕沒辦法……」催情的藥效上來了,然他們倆都不知道……百里屠蘇的雙目開始脹紅,方蘭生的內壁咬的他很爽,他必須逼自己花上雙倍的制自力才不會傷到她,等方蘭生看起來好多了以後,百里屠蘇開始小幅度的嘗試在她體內抽插。

「嗯…嗯……啊啊……嗯……」一聲聲的嬌喘迴盪在他的耳邊。

百里屠蘇把他的腿兒搬得更開,將它們架到他自己的肩膀上,下身用力的撞擊,他的性器上沾了一點方蘭生的写血液,那是她不久前還是女孩的證明,卻已經足以讓百里屠蘇獸性大發的了。

「蘭生……」他再度低頭吻了吻方蘭生,接著故意靠在他的頸測側,把氣息吐在她的耳邊引起她一陣顫慄:「等回到鳥蒙靈谷見到我娘,我就讓我娘幫我備好聘禮,到妳妳家提親。」說完又在吻了吻她的耳廓,吻得她是一片暈呼呼。

「唔……嗚嗚……你………」要提親哪有那麼容易,一定叫二姊刁難他,方蘭生咬著唇就是不想看百里屠蘇。

發現身下的人不專心,他眼睛瞇了瞇,忽然的用力一撞,接著滿意的聽到一聲嬌喘,百里屠蘇雙手緊箍著她的腰際,微微地將她的臀部抬高,然後用一種很慢的速度開始九淺一深的律動,緩慢的折磨著她。

「嗯嗯……啊………哈哈、木、木頭……」她的眼眶盈滿著淚水,手肘爭在床上支撐著身體的重量,方蘭生難以忍受百里屠蘇這種甜蜜折磨,她一邊搖頭、一邊喘氣,她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全身上下都在顫抖,更令她驚慌的是她覺得自己的下身似乎已經不再是自己的。

在百里屠蘇刻意為之,並加百來下的抽插之後達到高潮,方蘭生的腦袋一片空白,回過神她羞的再度哭出聲音,百里屠蘇插得她好像失禁了,從蜜穴裡噴出了大量的透明液體……

「嗚嗚……我討厭你……」方蘭生抓著他的手臂用力地啃了上去,在上頭留下一個很深的月牙印,這要她明天怎麼見人……客棧裡的人進來收被子還會認為她尿床……

「乖……」百里屠蘇怎麼可能會知道那是舒服的象徵,只能忍著痛哭笑不得的安慰著方蘭生。

還真是發狠的的咬……

直到方蘭生的情緒終於緩過來以後,百里屠蘇才又開始新的一波的動作。

「嗚嗚……不是結束了嗎?」

「還早呢!蘭生……還早呢!」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