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夜長夢多。

取名無能(掩)

心煩就來寫寫文,所以你們又看到我了(燦笑)

電視劇向衍伸~~~

最近覺得越來越難抓梗了,所以開放點梗!!!請大家不要不理我(嚶嚶嚶)

總錯字無視,下收↓

──────────────────────────────────────────
「沒嫁的女人好恐怖啊!」方蘭生被紅玉捏了耳朵之後好不容易逃開,抱著小狐狸狀的襄鈴,他轉了一個身跑到風晴雪與百里屠蘇的身邊:「你可別像她一樣……」他對著百里屠蘇道。



而對方只是看著他,無話:「……」

這下尷尬了……



誰又要像誰一樣?



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對方瞇起了眼睛,百里屠蘇這個表情,代表著他太過了,晚上方蘭生的屁股又要疼了……



幾乎是立即的,方蘭生馬上把頭轉向另一邊,對著風晴雪也說了同一句話:「妳可別像她一樣……」



可惜為時已晚,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方蘭生的屁股蛋已經掌握在了百里屠蘇的手裡……



他捏了捏,觸感還是一樣的好,一樣的有彈性,隔著衣服他都還能感受得到那圓潤的緊緻。



嗚嗚……木頭臉是個變態……一整個吐嘈在心裡,方蘭生幾乎是整個人僵住不敢動的,因為在這種毫無之遮蔽物擋住的情形下,他只要一動立刻露餡,這樣大家都會知道他和百里屠蘇現在正在幹什麼不雅的事兒。



「……」



「唔……」



方蘭生是緊張得直冒冷汗,他眼珠子轉了轉根本不知道該擺在哪裡才好,可是身旁的這個犯人卻還是一派優閒,面無焦急之色,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叫人好慌好生氣。



「小猴兒?你怎麼了,怎麼在流汗?臉還有點紅……」紅玉察覺了方蘭生的不對勁,不禁開口詢問道。



「沒事,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熱了……」方蘭生故作鎮定的回答,但是他可以感覺的到,身後,百里屠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悄悄撩起了他的衣襬,將手探了進去他的裏褲裡了。



百里屠蘇用一種很色情的手法在方蘭生的屁股上來回撫摸並揉捏著,滑過臀縫時還故意的將手指探了進去,壓了幾下,讓方蘭生完全的可以感受的到百里圖屠蘇的存在感是有多麼的鮮明,想忽略都無法。



「……」



眼看著方蘭生的臉開始越來越紅,都快要種熟的蝦時,風晴雪突然開口說話了,方蘭生立刻地把臉轉向她,但身體還是不敢動,心底只求百里屠蘇快放開他,別再鬧了!



「一定是小襄鈴毛多,讓蘭生抱久了熱了,不如讓我來抱抱?」風晴雪說著就要伸手去接。



一般來說,方蘭生應該是不會將襄鈴交給方風晴雪,但是現在情況特殊……他把手中的毛團兒交給風晴雪的時候,風晴雪還有點訝異,方蘭生這是怎麼了?好在她生性單純並沒想那麼多,小毛團兒到手後,便拉著紅玉就到別處找尹千殤去了,留下百里屠蘇和方蘭生兩個人還在原地,這時的方蘭生才能深深地吐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蘭生……」倒是百里屠蘇看他那麼放鬆,又動了動手指,勾的方蘭生身體直打顫兒,他盯著雙頰拓紅的方蘭生,升起了一股想吻他的衝動,百里屠蘇將手從方蘭生的褲子裡抽了出來,準備低頭封住那令他心心念念卻又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紅唇。



這時,卻讓發蘭生抓了個空檔。



百里屠蘇的吻落空了。



「你……」人一走,方蘭生當然馬上地就想從百里屠蘇的狼抓底下逃開,可是根本還沒跑上一步,立刻的就被抓住拉回,接著整個身子抵到了柱子旁。



「想去哪?」



「沒有!」囁嚅地講著……撇過頭,此刻他才不敢看他呢!



「嗯?」百里屠蘇哼了聲,氣息緩緩地吐在方蘭生的臉上。



「別這樣……」



「哪樣?」明知故問。



「這、這裡…可是涼亭……」一點遮蔽物也沒有,他們要是在這裡幹了什麼,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



「嗯?」百里屠蘇根本不管,他是恨不得大家都知道這懷裡的小傢伙是他一人的,而不是什麼襄鈴、歐陽少恭,甚至是陵越的……



要是可以,他就想在他方蘭生身上留下他百里屠蘇的記號,詔告於天下,讓大家一看就明白,誰也別想覬覦,以免夜長夢多……



但方蘭生這白眼狼,怎會想得那麼多呢?



「……」熾熱的視線鎖在方蘭生的身上,百里屠蘇突然地覺得有點生氣。



方蘭生是個沒心沒肺的笨蛋,成天只會圍繞著他那些勁敵,像朵花一樣的在那邊轉,但百里屠蘇卻拿他一點辦法有沒有……



「木、木頭臉……」方蘭生歪了歪身子,喚了一聲壓在他身上的人,他怎會明白百里屠蘇想心裡想的那麼多,他只知道他們已經維持這個動作一小段時間了,百里屠蘇卻一直沒有放開他……這樣下去非常的不好,他們也差不多該去找其他人了,不然就要換成其他人要來找他們了。



然而他再怎麼喊木頭臉,百里屠蘇只是不作聲的一直盯著他,直到把他盯的都毛了,百里屠蘇才以一種極其緩慢的速度低下了頭,接著……



湊到他的頸子邊,發狠得一咬────



「木……啊!你幹嘛咬我!」被咬疼了眼眶紅了。



「……」可惜,百里屠蘇還是沒多作聲,隨即放開他,轉身離開。



「嗚嗚……幹什麼突然咬人啊!臭木頭……」方蘭生一手摀著頸子跟在身後,咧咧的罵,脖子上的齒印還紅著熱著。



方蘭生並不知道,這還僅僅是個開始,他晚上有的受了。



百里屠蘇挑起眉毛,但並沒有停下來等他,而是讓方蘭生自己追了上來。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YICHIA

Author:YICHIA
出生於藍色星球某個小角落
小說插畫兩棲~並努力經營中
歡迎大家找我搭訕!
出沒地可在下面連結直接點選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搜尋欄
連結